16万字从37年讲到45年也并不显得粗枝大叶的匆匆忙忙,因为小说不是按战争进程控制故事节奏,而是以战争中人的成长变化为线索,讲一个普通农民成长为游击队指导员,一对男女由相识相爱到暌隔到结婚生子到被捕受伤到团聚,一群“乌合之众”变成了“攻坚克难”的正式军队等。有的人蒙难有的人堕落有的人觉醒有的人奋起。战争让性情极端地展开展现,让爱恨激烈地冲击冲荡。相对于历史进程个体的命运似乎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对于每一个人而言我们所能拥有的或被动或主动或升或沉或荣或辱的唯一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