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一个花季的年龄,而一个女孩却拿着病历单颤颤地发抖……

突如其来的疾病打破了她原本平静的生活。

病痛像恶魔般,一点一点吞噬着她脆弱的生命。

三年,对于一个健康人来说,不算长,但是对于她来说可能就是上天赐予她最长的生命期限!

病房里时时传来凄惨无助的哭喊声,可是没有她的,只是偶尔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

她是坚强的,同时她也是幸运的:

幸运的是医生当初的三年期限,她打破了;

幸运的是和她一起入院的十多个孩子中,她是惟一的幸存者;

幸运的是当她一次次无限靠近死神时,无数双善良的手将她又拉了回来;

而最幸运的是她现在可以坐在她梦寐以求的教室里,伴随着朗朗的读书声、嬉闹声,完成她读书的梦!

然而有时候她并没有忍受疼痛时那么坚强:

当不知情的班长朗读关于白血病儿童的故事时,她再也控制不住,奔出教室,嚎啕大哭,因为那些痛、那些无助与绝望都是她活生生经历过的;

当邻床病童的家长让她讲述抽骨髓的经过时,她还未开口,就哽咽地无法言语,因为那锥骨的痛咬下牙就过去了,可是回忆那番痛苦往往让她无法承受。

她的生命对于她自己、她的家庭,对于她的主治医师、那些曾经帮助过她的人们已经是个奇迹,她不想轻言放弃:

哪怕中药再苦、再难喝,她也要一顿不落地喝光,因为她把这药看成是生命的甘泉,为了所有关心她的人,再苦也是甜的;

哪怕自己不能向其他健康孩子那样在运动的赛场上赛跑,但是她说了,“我可以在知识的赛场上赛跑”!

哪怕不能像那些陪读的同学那样时时感受妈妈的爱,但是懂事的她说,“其实住校挺好的,我可以有很多玩伴,一起交流学习,说说话,谈谈心”……

从外表上,她看起来非常开朗,非常活泼,仿佛是个无忧无虑的天使,然而偶尔她也会陷入沉思:

她还记得当初得知患白血病时,父母辗转难眠,母亲流了多少眼泪;

她还记得医院下病危通知书,接着氧气回家时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

她还记得父母为了省钱给她看病,连房子都不敢租,躲着医院巡防人员打了多少次地铺;

她还记得她的妹妹出生时全家的百感交集,一方面是新生的快乐,另一方面却是担心妹妹的脐带血是否可以配对成功,帮助姐姐治病……

想着想着,她哭着睡着了,来到了一个美丽的国度:那里没有负债,没有化疗,没有抽骨髓,没有所有的痛,有的只是幸福快乐的一家人,爸妈牵着她和妹妹的手,爷爷奶奶微笑地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