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毕业于帝都某校,算如今已近一年。终日蜗居于江南某城,从事国文教育。曾有幸目睹中西方基础教育之面面观,因作此文。文中语句,多有火药气味,乃一家之见。罗素曰:“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之本源”,为诸君之幸福阅读,也因为一己之力,终有所短,望诸君就哲学,宗教,政治,经济,教育各个领域对此文大放板砖,愿闻其详。

        写下这个题目之后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装X啊,仔细一想才想起前两天大概翻了一下鲁迅各种杂文的目录,各种《我如何做起小说来》,《我们如何做父亲》云云的标题充斥着我的头脑。而我,向来自视为只会模仿,不会创新的正宗中国人,于是不留神,又是在拷贝前人之作文模式,微汗。不过先生也说过,“少看中国书,其结果不过不能作文而已。但现在的青年最要紧的是‘行’,不是‘言’。只要是活人,不能作文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我翻了几眼中国书,虽然有抄袭的嫌疑,倒还不至于到不能作文的地步。

        然而西学与国学,先生也说得明白,“我读中国书时,总觉得就沉静下去,与实人生离开;读外国书——但除了印度——时,往往就与人生接触,想做点事”“中国书虽有劝人入世的话,也多是僵尸的乐观;外国书即使是颓唐和厌世的,但却是活人的颓唐和厌世”,于是乎,先生的结论是“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见鲁迅《青年必读书》)

        这也成了我某日与同事争论的话题。虽读书甚少,不求甚解,但因了据说哲学是要解决“人的问题”,便让哲学成了所有学科中最让我敬畏的学科。然而按照先生的逻辑,我以为哲学必然要从西学入手,但对中国历史研究颇深的同事意见恰好相左,认为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尚且没有自己系统的哲学体系,扯淡。我却以为国内目前所有人文学科能安下心来立足于人的个体生命之发展的东东,真是微乎其微,况且古代哲学各种天马行空的玄妙思维,让我对老祖宗的语言体系创下的逻辑严谨性表示怀疑,又因为各种“存天理,灭人欲”的思想系统多为上层意识形态服务,谈不上立足哲学之要义,姑且转而求于西方哲学,以告慰求知若渴,装X之心。

        工作从教这一年来,遂将我从读书时一直的迷茫状态暂且安置于现实。然而环顾四周,自称不迷茫的人却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为何而生,为何而忙,所谓结婚生子赚钱养家各种晒幸福,便是一条理所应当之路了。于是我等教师所做之事就是向下一代少年传输自己都认为站不住脚的价值观,或是以单一成功学激发小少年之奋斗热情,或是以集体主义淡化自我各种自律自强自己尚且得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说教方式强行劝诫小少年们要根红苗正,紧跟时代之步伐。然而说到幸福和成功,各种二流的或者是自称一流的作家成功学家会跳出来一通描述解释,譬如以排比句擅长的毕大妈,大概就是幸福就是要抓住生活中点滴细节云云,此派观点这两年流传甚广,也在一定程度上慰劳了我等屌丝劳苦大众,大概就是小子你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更不能抱怨命苦,你不幸福是因为你欲壑难平,你不知足,你不懂得欣赏沿岸之风景;如此以来,成功学的风向标也由早几年的苦大仇深发愤图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时间赚钱累财富成为行业之精英(见《中国合伙人》中各种一腔驴血的屌丝精英土鳖),转而变成好父母也是一种成功,好儿女也是一种成功,好老师也是一种成功,好学生也是一种成功。。。啊,被偷换的概念。

        我要去读硕士的妹妹告诉我,她在备考教育学的时候做到一道选择题,题干是“一位中国大学生,在大学毕业的时候,终于知道了人生的方向,请问这是”,答案记得不太清楚了,术语太强,提到的所谓自我认同感获得的早晚,大概就是这个时间早了,这个时间正好,这个时间迟了的云云。我妹妹当时当机立断,硕士毕业的老姐到现在时常抱怨人生之不明确,你小子大学毕业就知道自己要干嘛,当然得选这个时间正好啊。一翻习题答案,错了,白纸黑字地告诉你,这个时间迟了,实在是太迟了。妹妹表示震惊,遂来告诉我,教育流派和方法基本上都是照抄的西方,与老外的差距果然不是一点半点啊,人家在十八岁就已经航向确定的人生,咱们比人家晚了七八年都不止啊。

        我又感慨于另一位同事曾在国旗下做讲话时告诉学生,每日要问自己四个问题,大概是我是谁,我要成为谁,我与那个谁之间有多大的差距,我与那个谁之间的差距要如何缩小。我记得当时仿佛一记重锤锤在我的脑袋上,第一个“我是谁”的问题不正是传说中的哲学一直要解决的问题吗。然而环顾四周稚嫩的不以为然的面孔,我不难推断他们在家庭和社会中得到的是怎样的影响和教育。若是沐浴着改革开放的七零后八零后能够从小被父母教育,“吾儿乖,当前之要务不是尔等要考全班第一,而是要思考清楚汝从何方来,要到何方去,明确自身之异于他人之处,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方为正果”,而不是一直被各种打着亲情的谎言告知,现在吃苦,将来方为人上人,读书是为了考个好大学,考上好大学是为了找到好工作,啊,找到好工作,孩子,这辈子你就圆满享福吧。被规划好的人生,没有自由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去选择自己的道路,到了蛋蛋后,尚未搞清楚自己迷茫没有想清楚的人生的问题到底是为神马的七零八零后,做了父母,依然效仿前代之父母。。。。如此如此,急功近利,将教育这种需要慢工出细活的艺术变成了超级强化培训班。

        我又听说哲学是要指导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会渗透在日后之做人做事点点滴滴。那么没有将自己安静下来想清楚自己是谁这个最基本也最重要的问题,仅靠跟随社会之大众步伐迅速占领资源,稀里糊涂地步常人之后尘,又如何仅凭着幸福学家成功学家的一通并未追本溯源的解释,就能获得幸福和成功?以此类推,尚且处在染缸中的父母和师长,又如何以己昏昏,令人昭昭?

        我又听说国人是缺乏信仰的,但是这种说法多了,反而让更多的人转而投向宗教去寻找安慰。不管是曾经自称为可知论还是不可知论者,都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神,那么,一切解决不了的问题,未知的预言,但凡留给了这个无所不能的神,心中便有了庇护的可能。日前曾被传教数次,但其要义多为争论哪派为正宗,各种带着自己一厢情愿的解读出的预言而已。被问及个体之成长,均不了了之。

        好吧好吧,以上闲言碎语,大概表示我要从这么学科中找答案的原因了。好困好困,要去洗洗睡了,愿同道之人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