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很多时候都会遇见让自己欣赏的人,但也有很多次,在搬家之后,毕业之后,离职之后,就和他们减少了联系。有时在街上遇见老同学,打过招呼之后就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打开QQ,看着灰色的头像,翻着之前的聊天记录,却不知道这一次该如何寒暄……
那些年相伴而行的你,我该如何重新问候?
从来没有这么容易交朋友,也从来没有这么容易丢朋友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最理想的状态,但事实却是,在很多人和朋友在分隔两地之后,友情就断了。在古代,出个远门是个很大的事,写首诗饯别,甚至掉个眼泪,都不会有人觉得矫情,因为此去是否还会回来,真的不一定;但如今,出个国都跟玩儿一样……
如果维持友情不需要经常联系,那么老友记中的莫妮卡要和钱德结婚时,为了给他们腾婚房而不得不搬走的室友瑞秋就不会这么难过。也正是因为友情的建立需要分享共同的时光,所以住得很近的六个人才能极其方便地约出来一起玩。
当我们和朋友的地域圈分开后,生活中的交集就会变少。很快,玩伴由身边的其他人取代,你很容易又结交了不少新朋友,但偶然也会想起以前的朋友怎么不在自己的身边。这时,许多人就会变得敏感,如果发现和老朋友的交谈不再像以前一样,就会觉得友情变了。
然而,友情真的变了吗?也许变了的只是我们对于友情的期待
很多人都说,小时候一起喝瓶北冰洋就哥俩好了,单纯地要死,但长大了却多了很多利益牵扯,复杂的要死。但是心理学家观察的角度有所不同:
李淑湘等心理学者发现6~15岁的儿童和青少年认为友谊最重要的东西从高到低依次是:共同活动和互相帮助、个人交流和冲突解决、榜样和竞争、亲密交往、互相欣赏;心理学者徐伟等人则是研究大学生群体,他们发现,大学生认为友谊最重要的东西从高到低依次是:关心与支持、分享与交流、共同活动与联系、矛盾及冲突。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与小孩子相比,大学生比青春期以前的孩子能更多地认识到友谊的内在的、情感的特征。但那些外在的行为的特征(如共同活动)并没有消失,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不再认为朋友只是玩伴而已。西方也有许多许多研究者们发现孩子们进入青春期之后,就会越来越多的和朋友分享自己的思想和情感。
因此,如果说小时候的关系很单纯的话,它的反面也许就是不够深刻;如果说长大了的爱情很复杂的话,它的反面也许就是更加走心。
不过这也意味着,长大了之后再交朋友,就不再像小时候。我们已经不满足于表面的东西。
而偏偏,这些内心的东西是昂贵的,可遇而不可求。
内心的东西,又像是两口钟,结构相似才能共鸣,如果勉强和差太远的人做朋友,双方都会累不可支。
因为过去在一起的美好回忆,才在友情里放了更多期待。可是很久不联系的朋友,真的能保持内心同步的又有几个?
所以当期待落空时,才更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