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福音 12:29

“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呢? 除非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财。”

 

主耶稣讲的这句话可以从很多的角度理解,如果结合前后文来看的话,我们发现他在讲到我们眼不能见的属灵世界,如果这个壮士就是撒旦所差来搅扰人的邪灵的话,那么,这个壮士就是接下来12章36节所提到的“闲话”(Idle Words)。

 

什么是闲话,什么是Idle words? 即是那些浪费的,多余的,懒散的,夸大的,长舌妇的,没有意义的,消极的,论断是非的等等这些不造就人的话,这些话日常生活中谁都难免说两句,谁能做到完全呢?但是,我们要完全,像我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5:48)。

 

主耶稣让我们警惕这些闲话的“毒药性”,其实有省察并且愿意顺服神的话,这些闲话并不是不可以战胜的堡垒,最重要的就是勒住我们的嘴,改变我们的心(诗篇26:2),这样,这些闲话就不可以再辖制我们。 但是,往往很多人不重视这些细节,不认为说一些闲话有什么大不了,否则生活岂不没有了乐趣。 这种观点往往会被仇敌利用,让我们深受其害。 因为这些闲话就像是一个个的敲门砖,我们不加注意,不去捆绑他,他就会可能带领7个更恶的邪灵住进来(马太12:43-45)。仇恨,嫉妒,纷争,情欲,骄傲等等这些都不是从神来的,我们要拒绝这些邪灵住在我们的里面,不给它一点的机会(约翰一书2:15-17)。 

 

举个例子,很多人喜欢说,“烦死了,难受死了,吓死了,搞笑死了... ...” 类似这样的话,也是闲话,我们真的被吓死了吗?或者难受到已经死了? 当然没有,这可能只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但是有那么多的修辞方法,为何我们都喜欢用“死”这个字呢?虽然东西方有迥然的文化差异,但是在这一点上却有异曲同工之处,比如美国人也有类似的说话—— I am scared to death. (我吓死了) 这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而圣经上说,撒旦是说谎人的父(约翰8:44),可见这是撒旦的诡计,让我们认为说这些话是无所谓的,于是我们相当于发出了邀请函,谎言在我们的嘴上天天的说出来,好被撒旦纳入他的阵营。 “死”“死”“死”,当我们的嘴里不是赞美神的话,而是说“闲话”,我们就没有办法承接神的祝福,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重,舌头是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来,并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雅各书3:6)。

 

我们用舌头颂赞那为主,为父的,又用舌头诅咒那照着神形象被造的人。颂赞和诅咒从一个口里出来,我的弟兄们,这是不应当的,泉源从一个眼里能发出甜苦两样的水吗? (雅各书3:10-11)

 

其实,不光是要省察我们的嘴并说出来的闲话(一个壮士),也要省察其他的五官(五个壮士),比如—— 眼,手,耳,鼻。 有没有去看,去摸,去听,去闻那些我们明知道不该的事情?弟兄们,不要给撒旦留地步!(以弗所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