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请原谅我以自身的感受来作为这篇文章的开头,又或者贯穿整篇文章。)

       这周过的,已经无法用充实来形容。累,累的死去活来。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难死计算机,累死自动化。”7门实验“连连上”,超市的实验报告纸都脱销了。而我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我还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自嘲地说:“有实验课的日子我去实验室,没实验课的日子我还是去实验室。”听起来挺苦逼的,不过这两种情况,却并不一样。一个是“被”去,一个是“想”去。哪怕那些每天的收获再微小,我想要像收集贝壳一样,一点点积累,总有一天,我要在我喜欢的领域收集足够多的知识,形成足够多的能力。

      暂时我还没有足够多的魄力,可以让我放弃那些“被”,集中全部的精力去做“想”的事情。但是,在从10月13日至今,也就是从我决定我以后方向的那天起,有一件事我做到了。就是成功地说服自己,走自己认准的这条路,哪怕这条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叛逆而不是主流。我还是成功说服了自己。

      最初的几天,我晚上想的很清楚,一定要走这条路。可是第二天早上刚醒的5分钟里,我分明感到自己的心有些退缩,然后我静静地想,我为什么要做出如此武断的决定。但是,当我完全醒了的时候,我再次坚定了想法。

      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几天,几天之后,我成功说服自己。其实道理很清晰,只是我内心中安逸的分子又出来作祟,后来,它还是被那个叫冒险的家伙干掉了。其实就是这样,无限风光在险峰。敢不敢看是你的事,但是总会有人去看。

      创业,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想法。但是这并不是一个想法而已,也并不是神马毕业去向之一,这是一种人生,一种精神,深入骨髓的动力,其能力犹如原子核的能量一般,足够终其一生。但是,同样的能量,如果裂变,只是昙花一现;如果聚变,则可收放自如。这诚如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而已。

      我要走的路线,是技术创业,这再明显不过。因为我现在只关心两件事,一个是技术,一个是创业。这也是我大学后两年的主线。东北大学自动化,很好,但学的杂而不实。课多的好处就是我可以选择性地学习。不喜欢重工业,不喜欢交流电机、不喜欢太多复杂而不好用的理论;喜欢机器人、喜欢小型控制系统、喜欢新技术、喜欢从实践中总结经验。这就是我,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家伙。

      有人如果喜欢用挑食来总结我的上述论断,我觉得挺恰当的。这就是我的“挑食”理论。医生说:有些你不爱吃的东西往往是最有营养的。不好意思,不爱吃的我就不去吃,但我把爱吃的吃好了。有营养是为了什么,为了健康,健康是为了什么,为了快乐的生活,可是吃不爱吃的就是不快乐的生活啊。好吧,人生有时就是这么矛盾,活明白不容易。

      我知道我说的东西有时不是很招人待见,不过“毁誉参半”我还是有信心的。对于每一个看到这篇文章的人,我在最后问一个问题:你人生的最终极目标是什么?不用回答我,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将决定你的命运走向。我只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活出自己的风格,因为随波逐流其实比刀尖跳舞更可怕。

 

                                                                                                                                      2011-10-22

                                                                                                                                            刘征

                                                                                                                           写在我21岁生日的前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