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交流见闻】参加美国工程设计主题夏令营的感悟

2014-09-26 (12级)马远瞩 DengZeyan

 

夏令营过去整整一个月,回想起来,并不是所有细节都清晰如昨日,但是美国之行传达给我们的理念却会对我们的一生产生影响。尤其是我们作为生物医学工程的学生,了解医疗护理方面的发展差距和观念差异于我们的意义更加深远,也许某一天,这种影响就会扩散到我们的医疗体系。

在 文化方面,令我感触最深的不是美国的开放或者说文化多元性(当然你永远不能试图在中南海后面举着总书记的漫画指责他失信于民,但我们在白宫后门亲眼目睹了 这一场景),而是他们对于生活的热情。我不知道这里是否也有哥伦布市并非大城市的原因,但我们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很友好,散发着正能量,而且非常从容。见惯 了国内的行色匆匆,我开始反思我们是不是能有一种对待学习工作生活更好的态度——我们对于我们职责的投入出于喜爱,并不急于得到结果,我们奋斗的更好的生 活不是比谁更优越而是我们和大家一同和谐地生活。在亲身体验前,这些对大多数青年人只是政治书上的套话,但经历了一段这样的生活,你会期待做出这样的改 变。

夏 令营期间,许多教授、研究员给我们介绍了他们的工作,不难体会出他们对自己工作的热爱,但在科研这一特定领域,中国的工作者一样优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空 军博物馆里的志愿者们。他们大多已经人过中年,并且从事志愿解说工作长达数年甚至十余年,但是我们听到的解说完全不是已然程式化的机械讲解,充满了各种交 流,甚至会像朋友一样与听众争执一些奇怪的观点(比如某飞机是粉色还是紫色),轻易就能引起你对于一个不关注领域的兴趣。同样的,在这三周里,每当美国人 提及他们的工作,他们会充满自豪地向你介绍,无论他是否极大地改良了一个医院亦或只是在一个普通的岗位上工作了十年。也许进一步的提高,enthusiasmability更重要。

关 于医疗体系,夸张的说三观都被刷新了一下。或许几年到十几年的时间里,我们的技术和硬件可以和发达国家媲美,但是人文关怀的观念变革可能需要几十年以上的 时间。从我们的设计课程就可以体现出这种关怀——设计方便双臂力量不平衡的人使用独木舟的工具,帮助无法移动的残疾儿童获得运动体验以保障大脑发育的小 车……这些设计工作是为了帮助所有人享受他们可能的有的生活,试想,多少双臂严重不对称的人会去划独木舟?需要帮助获得运动体验的儿童很多伴有精神障碍, 仪器辅助也不能改变他们一生心智不健全的现实。但是这些设计体现了对人更深层需求的关怀(比如精神需求),而不是单纯的治疗与照料。

我 们参观过的医院也与国内有很大不同,不是千篇一律的白色,而是各种更加居家的装修,还有专门的休息室、医生家属交流区甚至给病人自我调节情绪的安静且隐蔽 的小屋。医院里有各种轮椅和电动小车方便老年人和行动不便的病人,指示牌被调到与视线平齐的地方方便阅读。当我们路过时,病人们会愉快的和你打招呼,甚至 那些在移动病床上的或者癌症患者,和我曾经去探病的住院区迥然而异。可是同样,从物质到精神的周到关怀需要很高的成本,对于我们担心病人过多无法容纳的医 院和无法完全覆盖的社会保障,这些“带回来”的理念似乎又没有应用的空间。无论如何,这是医学相关专业的学生必须面对且认真思考的问题,如果没有这种经 历,那么我们和上一辈的医生或工作者就没有什么不同。同时,个人认为,这是我作为BME专业学生出国交流最重要的收获。

读万卷书,我们收获知识,而行万里路,我们得到体验。这次的交流活动给了我们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医疗,看待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