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生物医学工程研究者,我们关心人类的健康与人体的奥秘。许多时候我们研究的课题既来源于临床医学,又最终服务于临床。因此走进医院,与医生和患者接触交流,对于我们而言具有着特殊的意义。今天我们中美一行9人来到了南京军区总医院,开始了探访之旅。

第一个探访的科室是神经内科。徐同学带我们参观了医院的病房区,并给我们介绍了医院内先进的脑血管介入疗法。之后我们来到了中风病人术后恢复治疗室。医生向我们介绍说,我们看到的这些桌面作业,如拼图积木等,都只能进行被动治疗,增强病人的肌肉力量,这对于进一步的病情恢复来说并不足够。Dr. Mark和阮刚教授和医生介绍了一些我们两个院内的资源,以及OSU工程设计部分项目内容,如帮助中风病人回复腿部机能的辅助机等。医生表示现在临床上对于此类机器确实有很大的需要,他很有兴趣与我们进一步的合作。

之后我们来到了神经内科的实验室。和高校实验室一样,房间里摆满了各式仪器与药品。不同的是,这里储存着大量的患者样品,极大的方便了实验室人员对于临床医学的研究。一个有趣的细节:我们在一篇实验室发表偶的文章中了解到多吃巧克力有助于预防心血管疾病。Mark开玩笑说,这真是一个在苗条的身材和健康的心脏间的困难决定。在实验室的最里面我们还看到了饲养的大鼠和小鼠。现在想起来还能回忆起那猛烈的扑面而来的奇怪味道。

第二个参观的是微生物实验室。一间不大的实验室里要负责整个医院病人样品的细菌检测,这不仅需要极高的人员素质,也需要高度自动化的仪器支持。实验室老师向我们展示了自动接种机器。只需要设定好程序,机器会自行将菌种接种在培养皿内。之后再放入基于二氧化碳酸碱度变化和吸附剂荧光反应原理的细菌培养与鉴定装置,在一定时间后就可以得到最终的检测结果。Sam问了一个很好地问题,如果两种装置检测得到的结果不同要怎么办?老师回答,这是有可能的。他们会把结果反应给临床,看是否有可能是样品采集等过程中发生了细菌污染。然后临床根据自己的经验进行判断。这也是为什么需要两种检测装置的原因,可以更大程度上保证结果的准确性。

之后我们又来到了主要进行免疫检测的免疫组化技术组。这里的自动化程度更高,直接通过传送带将样品在各个仪器之间传送,几乎不需要人为控制。实验室的医生告诉我们,这里一年的GDP就能达到3亿人民币,而我们看到的大型自动化检测仪器都是企业赠送的,因为于此相比,机器的费用就微乎其微了。

下午我们来到了病理学实验室。这里的医师通过对样品进行切片、染色、固定等步骤,在显微镜下观察组织细胞,从而判断病人是否罹患癌症。因为这一过程均需要人工进行,全部18位病理医师一天需要从早到晚的工作才能满足整个医院数百个病理检测的需求。我们看到了可以帮助节约时间的样品传送管。手术室里新鲜样本可以迅速通过传送管运送到病理室,而紧急情况下,病理师能够根据经验在1小时内完成样品的鉴定。

之后医生又带我们来到了病理科的电镜室。虽然在我们的印象里,病理检测通常使用的是光学显微镜,但是随着技术的提高,医院也为病理室配备了分辨率更高的电镜,以观察更为精细的结构。之后我们与病理医生进行了短暂的交流,探讨未来学校与医院间合作的可能。